• 01
大咖对话:智能机器人未来智能场景
0
2017-02-24 02 31

     8月24日,GIEC2016第二届全球互联网经济大会暨ECECHINA第七届中国电子商务博览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完美落幕。我们逐渐走进万物互联时代的同时,万物智能时代的大幕正在悄然开启,展望不久的将来,会是一个万物智能的时代,未来一切设备都将是智能化,不仅给人们带来生活访试的改变,还引发了思维模式的革命。阿里千寻位置消费者事业部总经理易祥、锣卜科技创始人陶新武、UU机器人创始人CEO何孝珍、爱链科技CEO田月、格分维科技总经理陈志成、人工智能与机器人新媒体CEO柴思远几位共同对话:未来智能场景



演讲内容如下:


    易祥:大家好!今天有幸客串一把主持人角色,我是来自千寻位置网络的易祥,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下千寻位置网络,我们公司是做高精度位置服务的。我们为了迎接万物智联的到来,我们认为位置作为一个指南属性是物与物智联不可逃避的自然属性,人类每一次对未知信息的探索,每一次对未知信息的进一步认识都会带来很多新的东西。比如说发明指南针之后,大家开启了航海的新时代。我们千寻是立志于把高精度定位服务作为基础设施的一家公司。我们可以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每一个人随时随地都可以很轻松的获得一些高精度的位置信息。


    今天圆桌对话,我们还邀请了很多做智能硬件公司的CEO们,我们先有请他们上来,第一个是UU机器人创始人何孝珍;爱链科技CEO田月;格分维科技总经理陈志成;人工智能与机器人新媒体CEO柴思远,有请各位!


    大家好,我觉得我们圆桌对话智能产品其实范围挺广的。因为各位都是做机器人的,我们先从高精度定位这个基础属性来说一下。如果做高精度定位技术基础设施,大家能够很轻松的获取技术和高精度的位置信息的话,会给我们智能硬件或者是一些智能的机器场景当中带来哪些新的场景和新的体验的提升,我们先从柴总开始。

   

    柴思远:高精度定位易总你这边做的是北斗的高精度吗?

   

    易祥:我们是卫星导航定位是里面重要的环节,我们涉及到是觉得定位加PERVER各种算法,不单单是卫星导航。

   

    柴思远:高精度位置可以根据这个人位置的判断做具体化的位置内容。比如说我在这个会场,它可以给我提供位置信息、会场的议程这是高精度定位在会场的应用。


    另外,就消费场合来说,比如说后面有一个订餐系统,我们可以为用户提供基本的判断进行精准营销,这是这个场景的应用。

   

    陈志成:高精度定位生活智能互联或者是服务的基础设施的技术,就我个人以前的经历也算是类似项目的判断。目前GPS和北斗导航它的定位,我们在应用当中应该是2.5米的精度。但是从最近两三年以来卫星和地面接触设施,通信计算联合攻关下来的特色技术在增强,可以达到很准的精度,在座的有些人可能有人听说过,可以达到2厘米,这是很高的,这是我们现在的技术。


    如果从场景来看,实际上军用的我们就不说了。在民用当中有这么几个场景,第一个是汽车在车联网当中有很多这样的应用,比如说开车导航,目前导航在主路、辅路分的比较清楚。但是有些路口有时候能分清楚,但是有些狭窄的路或者是车与车之间靠的近的时候,前后距离的车距和导航定位就很需要了。比如说位置定位如果错误的话可能发生碰撞,高精度的定位特别重要。


    第二个是柴总提到在日常生活当中超市购物我们有很多栏目,我不知道买牙膏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买奶粉在哪里,可能在一楼,也可能在二楼。我们可以通过高精度定位手机及时增强定位功能,也可能在购物车里面增加区域导航的功能。所以它把室内和室外结合起来,有些是用了卫星技术,也有了是用了地磁定位技术,可能精确到我们说哪个架子里面,以及坐标可以很精准的找到牙膏在哪个位置,可以应用到这个场景。

   

    田月:大家好!我是爱链科技的创始人田月,我觉得刚才陈总说的特别好,很专业。精确定位对于我们实体经济人和用户我能想到的就是三个场景,因为现在我们比较棘手关于定位我们遇到了三个困难。第一个就是在酒店应用的时候,因为现在我们机器人已经进驻了北京所谓高大上的酒店,可以有人机互动。它就会有一个问题,怕用户把小U从酒店房间里面拿走,如果小U可以很精准的定位的话,我们可以知道它是否离开了房间。因为我们用的模块可以支持10米或者十几米的状态,这种状态无法很好的判断这个事情。



    第二个场景,因为我们小U跟用户有互动,小U会知道用户是否回家了。如果他知道用户在他周围大概什么距离的时候,它会开启哪些电器或者做相应的设备处理。如果这个很精准的话,也能够给小U更多的提示。


    第三个场景,关于我们的安防,可能跟家里的电器或者是探测器它们之间的距离,或者是摄象头位置的改变,如果小U精准的知道的话也可以起到很好的安防的作用和提醒的作用。在我们实际瓶颈的当中大概有这三个。

   

    何孝珍:精准定位这个事情对于机器人来讲太重要了,因为大家对机器人的期待它一定要  走起来。它其实不是有形走动的机器人,它也是无处不在、如影随形的服务能力,这个时候对人有位置的判断。我们心目中设想将来的位置定位,第一个是宏观的,这个讲地球大的位置的网格化。有北斗和GPS在做,现在我们看到的技术已经有亚米级以上的,而且在国内已经有应用了。


    我们来谈谈所谓的微观层面,比如说社区管理,我们习大大说要把社区开放,开放之后安全问题怎么办。如果说我们的社区形成了比较清晰的网格,我们的孩子出去撒野,我家里的机器人可以很清楚的知道他在社区的哪个视频频道,这个视频的频道通过人脸识别,通过对他的身体形态识别出可以马上告诉我,比如说他在第九频道,大概是我家门口公园东北方的位置,这个跟社区信息位置联网有关系。


    类似于所谓这样精准位置,如果真的能形成基础设施的话,它可以对我们的生活产生质的改变,这是目前我们最期待看到的。因为我们二次创业的中心,就是想为孩子们做事。我们判断10后的孩子跟跟我们不一样,他们左右脑发展也不一样。他们对人工智能,对智能技术的接受是从出娘胎就开始的,现在跟手机交互。他们将生活在跟人工智能共同成长的历程当中。所以他们将来对人工智能的需求,对精准定位的,对他如影随形人工智能服务的需求是非常高的,这也是跟我们这一代耕耘者很有趣,但是又非常让我们激动的任务。

   

    易祥:谢谢何总,大家都对高精度定位有自己不同的认识和场景。高精度定位毋庸置疑会成为未来万物互联、万物智能中一个必不可少的信息的提供者。但是万物智能还有很多其他的关键技术,我们可以请我们柴总介绍一下,包括对未来一些场景有什么畅想,你觉得未来的智能场景是什么样子的。

   

    柴思远:我们圆桌会议的环节是智能场景,智能场景的含义,现在我们所处的空间和时间。包括我们使用的微信,包括我们使用的机器人,他们都是在一个场景里面帮助人类更好的生存、生活、娱乐、学习的一种技术的办法。所以说在智能场景真正的实施中。因为互联网的发展,现在所有的技术条件也具备了像刚刚何总提到的科大讯飞,他们在提供基础底层的服务标准。如果说大家看在什么场景中需要智能技术的话,完全不需要自己再来开发底层的代码,而是用其他公司的底层技术。科大讯飞最近研发了一个人工智能平台,他们所提供的技术已经具备了在目前所有的场景升级为智能场景的技术和服务平台,这是我对智能场景的简单畅想。

   

    陈志成:讲智能避免不了技术的应用,从技术层面来讲人工智能它的一些基础性的东西,语音、图像、位置定位和路径导航这些方面有很多基础设施的提升。从软件层面来讲,现在我们说万物互联协议层可能也需要大家做一些标记。


    我们主要是谈智能的场景,哪些场景有可能体现我们万物互联智能的生活。基于这类主题,我讲一个例子,现在我准备开一个餐厅,大家知道有机器人上菜的餐厅。我们在座有做机器人的,我准备开一个机器人的餐厅。但是餐厅的名字没有取名机器人餐厅,而是取名人工智能餐厅,什么意思呢?我在想工业4.0这么火爆,工业4.0的主题是智能、无人工厂,我真想打造一个无人服务的餐厅,所以不仅仅是机器人端菜、炒菜、服务、收银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手段微信支付。但是我在想一个客人进到餐厅的门口,我可能有人脸识别,他知道是哪个会员,是哪个领导过来了,可以自动的找一个位置坐下来,坐下来之后可以自动的点菜,反正没有人,也可以是机器人协作。反正你自己在没有人工协作的情况下,可能有机器的引导协调你完成点菜,厨房后面做完菜,通过某种传输系统或者是机器人端菜送上来,你可以自己吃饭,吃了饭最后离开结帐全是自动化的,我现在正在装修,已经签了协议,有几个餐饮小店正准备干这个事。智能是高高在上的,包括我自己的导师原来都是做人工智能的,九十年代我们读研究生都是做人工智能的,做神经网络、遗传算法等等。但是我感觉我们写了论文以后放到图书馆,后来我们在生活当中用的很多技术不知道。所以我在想,我把技术用到日常生活当中体现出来,现在科技转化怎么把高科技转化成我们的实际应用当中。所以我们做一个餐厅找这么一个场景,把人工智能的图像、语音都充分的提取出来,在吃饭过程当中也可以有机器人跟你交互,你要吃麻辣烫,机器人自动输出来,你就不用点菜了,可以跟机器人对话,可以把人工智能充分体现出来,这是一个智能餐厅的场景。

   

    何孝珍:我们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想法,想把桌子变的会说话。不一定要机器人到跟前,桌子也可以智能化,可以记录用户的习惯,甚至他哪个菜,吃的多,哪个菜吃的少,可以记录它的情绪。陈总以前说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我特别希望为这样的创新者鼓掌。

   

    陈志成:真是这样的,由于保密,我不多说了。

   

    田月:我认为人工智能的未来,就是看各种大片,看各种动画片,所以我们对人工智能期待的可能更多一些。现在我觉得人工智能对于我们来说有三个层次的替代。第一个层次,我觉得我们机器人就属于第一个层次,我说让它干什么,你就能帮我干了,我觉得这个是低层次的。现在我跟小U说,你把电视打开,它把电视打开,帮我叫外卖,它就帮我外卖了,问它天气怎么样,它就告诉了,这是第一个层次。


    第二个层次我觉得就是像《钢铁侠》,它能做一些我们人做不了的事或者像大白,钢铁侠能做什么,我们不能飞,带我们飞吧,它能带我们飞起来,给我们发个大炮吧,它就帮我们发了,就是超出了人类一些不能做的功能。


    第三个层次是机器猫,说的可能太小孩。但是其实机器猫是很伟大的机器人,它伟大在两处,它完全了解它的主人,他生小病的时候机器猫可以告诉他,就是它能够完全了解用户的需求,有的时候用户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时候,它能给出用户最想要的答案。我觉得这是我们未来包括现在所谓的人工智能、机器学习,以及各种大数据,我们最想达到的一点。

   

    易祥:每个人都想有一个机器猫,接下来我们听听何总怎么说。

   

    何孝珍:人工智能不是什么难事,大家千万不要把它想的那么难,就和当年的互联网技术一样,它是底层的支持性的技术,这个趋势是非常明显的,所以大家一定要用平常心来看待这个事情。我们用的产品这个很关键,人工智能有些能力人是达不到的,比如说它非常稳定的记忆能力,我们人的记忆是非常美丽的,量也很大,它可以具有很大的力量,人的能力跟钢铁进行结合。人工智能它也不是人的智能,它可能是动物的能力等等,想象的空间非常大。我们小时候看《西游记》,孙悟空一会儿变成苍蝇,一会儿变成大树,我觉得人工智能就是让我们人具备变化的能力,你开始具备千变万化,而且你想想当中的超出认得能力,这是我对人工智能未来的看法。

   

    易祥:刚刚大家谈了一下未来人工智能是什么样的,从具体的场景餐厅,再到不同的方法。我们说到人工智能未来其实是一个技术的东西,我觉得未来这些技术做好以后,从我来看我觉得这一天应该会很快来临,大家觉得这个技术离我们会有多远呢?柴总你觉得呢?

   

    柴思远:预测五到十年。

   

    何孝珍:对,我觉得会非常快。

   

    柴思远:可能现在每个人身边有一到两个手机,未来身边就有多少个人工智能,包括生活、工作、学习、娱乐的等等。

   

    田月:我觉得如果像刚才所说的达到第三个层次,它能够了解你,这个状态是需要时间的积累。所以我觉得现在就可以开始有一个东西在机场,五到十年以后它才能爆发。

   

    易祥:那就是现在可以买了,是这样的,因为现在我们谈人工智能、高精度定位和自动驾驶,自动驾驶的技术从现在来看,按照目前各大厂商和第三方的路线图,应该都是在2020年左右会有全自动驾驶的汽车。我相信人工智能也是自动驾驶非常重要的方面,人工智能和高精度定位其实有一个问题,大家现在都拿出来说的关于法律法规的问题。但是你们怎么看法律法规人工智能可能会突破目前我们法律或者是道德上的一些束缚。

   

    何孝珍:人工智能特别是智能机器人的伦理,我谈一个观点它一定不能模仿人的伦理。经常有用户问机器人你的爸爸是谁,妈妈是谁,这个问题听起来很好回答,可能是一群工程师或者怎样,其实这个是错误的。人工智能或者是人工机器人会形成自己的伦理,人类不要轻易的设定,而应该让它发展看看,我是这么看的。

   

    田月:我觉得法律法规应该暂时不会有特别多的设置,因为我本身是一个不会开车的人。虽然以前在国外呆过,但还是不会开车,因为也不想学开车,我是非常期待无人驾驶的。而且无人驾驶只有大家一起无人驾驶才安全,所以我还是挺期待的。

   

    柴思远:机器世界跟我们人类世界不再一个层面的,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聊天机器人,像微软小兵、微软小娜和百度度米,所以说我认为在未来需要慢慢随着社会和技术的发展,需要给人工智能和机器人需要设定很多新的场景和法规条款。美国在实行无人驾驶汽车,也已经开始设置法规了,专门为无人驾驶设定法律了。

   

    陈志成:这个话题很沉重,但是必须面对这个问题。我先说一个场景,因为刚才提了车联网和餐厅。还有一个场景可能我们在座的也比较关心,就是医疗,医院和家庭里面的医疗老人陪伴的机器人。因为中国老人的比例一直在上升,人口结构发生了改变。所以导致我们不得不做中国制造2025,医疗要改革,教育要改革。在医疗当中机器人除了服务的机器人我们可以当护士,端一些手术盘子,也可以在病床旁边陪伴我们有些病人或者是心理咨询的病人跟他对话,安慰他,跟他唱一些歌等等,把人身体指标的检测,通过这些传输到我们诊疗中心,他就不需要每天每个小时一定要有护士坐在旁边,今年也出了一款新的机器人,也是医疗智能化的场景。


    我想到机器人可以在很多方面代替人,是不是我们人彻底被机器人打败或者将来多少年之后,会发生人类和机器人的战争,这个是伦理问题,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的答案,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认识。但是有了那两个观点,第一个观点其实很早以前人工智能刚出来的时候,对机器人的发展有一个三原则,就提到机器人当然要接受人的指令去执行相应的动作。但是有一个前提是在不伤害人的情况下,它对自己进行净化,可以自己做工作。所以机器人的净化实际上是在不伤害人类的前提下来进行的。我个人倒不担心人被机器人消灭掉,但是机器人确实对人工智能发展快速的时代,有可能在有些领域帮助人做很多事情,我们天上有些缆车的检修,地下管道的检修,人进不去的地方都可以由机器人代替。


    我们机器人自我净化的功能,它有那么一个是我们可以控制的。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我们怎么联合应用,这是我们现在所做研究的和应用的人考虑的问题。我们经常设计远程或者是近端的控制按钮,实在不行我把电瓶关掉,电源是工作最基本的驱动力,电源一关就没有了。所以说涉及到伦理,包括机器人电影,有性别,机器人可以陪伴我们家庭里面的生活,我们有些人当丁克族的不要小孩,他希望有一个机器人陪伴他,我们后面可以再多交流。

   

    易祥:我相信这个问题还是交给时间来处理,时间差不多了,我提议我们最后每一个人说一句话,在未来智能互联的时代你们想要什么或者希望看到什么呢?

   

    何孝珍:我们问机器人你吃什么,你吃饭了吗?国内现在至少90%的机器人会说,我不吃饭,我用电的,什么意思呢?人与人之间的战争是因为生存,我们要抢夺更多的食物。机器人跟我们用的能源是不一样的,从这个基础上来讲,人和机器人不具备战争的基础。但是如果有一点,如果你认为你是善良的人请你尽快进入人工智能和机器人行业,因为我们希望把人性好的一面在机器人身上延续甚至是发展。

   

    田月:我们做小U的想法,从我们心里对未来美好生活方式或者是梦想中的生活方式的探索,机器人可能能够帮助我们做到我们心里最想到未来最理想的生活方式,我们就让它帮我们一一实现吧。

   

    易祥:我就是想要个机器猫。

   

    陈志成:智能改变生活,勇敢面对变化。

   

    柴思远:其实人类所追求的,我觉得永远都是越来越难,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也会越来越舒服。

   

    易祥:谢谢大家,我们这一场时间到了,谢谢。


温馨提示:本文为速记初审稿,保证现场嘉宾原意,未经删节,或存纰漏,敬请谅解。

会展活动
  • 01

    2018-04-192018全球互联网经

  • 01

    2017-12-202017全球跨境电子

  • 01

    2017-09-052017全球互联网经

  • 01

    2016-08-232016全球互联网经